首页 > 世链号 > 饱和式救援与达尔文式防疫—— 区块链节点是各自为阵还是强协作?
币圈百事晓  

饱和式救援与达尔文式防疫—— 区块链节点是各自为阵还是强协作?

摘要:中国的饱和式救援,与西方的达尔文式防疫。某种意义上映射到区块链节点上,类似的思想。

去中心化

        3月14日,英国对待新冠疫情的策略也算是刷屏了,其首席科学顾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需要约60%英国人感染轻症新冠肺炎,来获得群体免疫力(herd immunity),从而达到保护全体英国人的目的。即让数量众多的人接触病毒从而获得群体免疫,将有限的医疗资源用于重症患者的救治。看到这条新闻,蓝调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寒毛直竖。

       感慨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感慨西方政治上的无耻,如果当初中国要这样做,可想而知会被西方媒体攻击到何种程度,一定会被叫做践踏生命,是有组织群体灭绝的反人类罪行,估计西方各国都要制裁中国了。现在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英国这么做了,看看西方媒体,有什么大的声音吗?还用了个“群体免疫”的高大上词汇,却不想想英国人口6553万,感染60%是3932万,如果按3%死亡率,那就是120万人将失去生命。另一方面,是感慨西方一发现自己体制无法遏制病毒,其骨子里的“物竞天择”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思想就占了上风,所谓“人权”、“民主”,居然连生存权都不保障!

        想起了当年匈奴人遭遇“白灾”的抵御措施。所谓白灾,即冬天草原上暴风雪降临,气温极低,人类根本无法出外觅食或活动。有时候白灾时间极长,匈奴人如何抵御呢?每个帐篷里,所有人围成几圈,最外圈是老人,然后一圈是儿童,次内圈是青壮女子,那最内圈是青壮年。显然,如果严酷风雪无法抵御,先死老人、再死儿童。还不行,就死女人,无论如何,将青壮年的生存放到最高保障。因为只有青壮年在,这个部落才有白灾后继续生存发展的希望。非常残酷吧?但这就是人类面临生存危机时不得以的选择。这种选择中,透漏出的思想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最近由于新冠疫情的全球扩散,中国防疫和西方防疫在组织和效果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有一位“北山浮生”先生在《乌有之乡》上发文,将中国防疫的组织模式称之为“饱和式救援”,而将西方防疫的组织模式称之为“达尔文式防疫”。蓝调觉得这两个词汇准确贴切又富有感染力,本文因此借来一用。

       “饱和式救援”大家比较熟悉,词汇来自于2019年春节的爆款电影,中国第一部科幻大片《流浪地球》。电影里为了维护修理每一个在地震中被损坏的地球转向发动机,虽然只要有一只队伍抵达就可完成任务,但为了保险起见,对于每个发动机故障点,指挥部都派出数十只甚至上百只队伍,确保任务一定被100%完成。这种救援,就叫“饱和式救援”。中国这次湖北和武汉是疫情中心,中国从全国各地向湖北和武汉支援了非常多只医疗救援队伍,与流浪地球的饱和式救援如出一辙,因此被称为对抗疫情的“饱和式救援”。

       有没有觉得“饱和式救援”和区块链分布式网络的部分设置非常相似?区块链讲究的就是重复重复再重复,用充分的冗余来保证系统的安全性。中国也可以看成一个分布式网络,每个省或城市可以看成一个节点,当湖北这个节点发生疫情,其他节点在中心化组织——中央政府的指挥下,其他节点确实发挥了大规模强协作的组织救援能力。

        至于“达尔文式防疫”,理解这个词汇则必须了解社会达尔文主义达尔文进化论观察自然界生物的进化历史,提出其中的规律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后来有人把这种理论用到社会竞争上,认为人生存于世,同样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强者才有更好生存发展的权利,竞争失败的弱者被淘汰是自然正确之道。这种思想在西方强势殖民时代几乎就是他们殖民的理论基础,西方民族自然是竞争中获胜的强者,而被殖民的国家和民族则是竞争失败的弱者,强者才适合生存。随着时代的发展,在“民主自由”的政治正确下,表面上西方不再提出这一明显蔑视发展中国家的理论,但实际上,一到关键时刻,这种思想的影响就鲜明地体现出来,目前西方防疫尤其英国、瑞典这样的应对就是明证。

        在目前美国和欧洲的防疫中,政客们开始用“人权”和“自由”来辩护政府组织防疫的不力,诡辩人民有权不选择抗疫,强制人民防疫就是侵犯了人权。而当疫情大扩散,事态严重后,真实的社会达尔文思想就体现了出来。3月9日特朗普的新闻发布会,他主要表达的意思是,去年美国的流感那么严重,最后也只死了3万多人。新冠疫情的死亡率也不高,不要那么担心。也就是说,他认为美国在新冠疫情下死亡数十万人甚至更多,毕竟是总人口中的小比例,是自然淘汰之道,强者自能生存。这样的“硬核”,你是感到他无畏生死呢?还是缺乏人性和漠视生命?

        欧盟同样鲜明地体现了这种自扫门前雪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以至于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其驻欧盟大使说,求助欧盟无一国回应,只有中国帮我们。他呼吁这是一场全欧洲的危机,应该共同协作应对。然而,他得到的答复是,奥地利开始关闭与意大利的国境通道,不允许意大利人出境奥地利。

        欧盟当然也可以看作是一张分布式网络,而明显这张网络上的节点各自为阵,当一个节点被病毒感染,其他节点考虑的不是救援,而是如何切断与这个节点的网线,以免节点病毒蔓延至自身节点

        中国饱和式救援对比美国和欧盟的达尔文式防疫,如果我们映射到区块链系统上,其实也反应出区块链系统在治理上的一个根本问题,那就是节点之间真的能够形成强协作吗?还是各自为阵,只是利益上的比例分配?

        中国在疫情上的饱和式救援能够得以实现,显然是依靠强大的具有绝对权力的中心化组织,这反应出人类迄今为止,为什么中心化组织仍然是主流的根本原因,那就是在应对事变时的组织能力、高效率和资源动员能力。孟岩老师所说的“区块链是一种大规模的强协作组织技术”似乎也是在中心化组织来动员分布式网络的前提下体现得更鲜明。

        但是区块链发源于西方,如果我们冷静地深入地思考区块链的本源思想,恐怕社会达尔文主义才更接近于其思想的本质。因为区块链本身是试图对抗中心化组织而设定“去中心化”原则的体系。

        比特币采用的是“POW工作量证明”共识机制,允许所有人自由参与,但具备先天门槛,那就是按算力分配收益。算力需要投入计算资源和算力设备以及消耗能源,根本上就是需要资金投入。而其后的“POS委托权益证明”共识机制,则“金钱代表权力”更明显,用钱购买代币才具有投票权,而投票权必须汇集到超级节点,即少数精英代议制投票。如果没有金钱,自然没有参与的任何权力。很明显,强者才能参与,最强者代表强者们行使权力,弱者非公民

        所以,如果一个区块链网络是去中心化的,那么节点之间必然是各自为阵的,节点所承担的责任仅限于代码算法和规则所明确的义务,不存在对于其他节点强协作的义务,节点之间,依靠的是投入资本来形成的收益博弈。感觉并不存在所谓“强协作”的根本基础。

        毋庸讳言,既然存在强协作需求与达尔文式自扫门前雪之间的悖论,区块链系统为了弥补这个缺陷,采用的目前主流模式,就是社区驱动,自治化社区和各种自组织,试图通过社区来协调节点,达成更好的、真正的强协作

        这种组合究竟能够形成比较好的治理模式呢?很难讲。目前看来,以太坊社区是组织得比较好的,在以太坊2.0的发展上看起来成效不错。而柚子EOS的社区,从个人观点,21个超级节点之间问题还是比较多。

        而达尔文式的组织模式,与中国文化和思想传统是有一定冲突的。也许,区块链系统的发展,未来在中国本土,还是需要进行一定的底层调整的。而形成区块链系统今日的思想源流中,也不乏矛盾之处,这大概也就是新生事物不完善的地方。

        以上就是由目前全球新冠疫情对抗上中国饱和式防疫与西方达尔文式防疫之间形成的鲜明不同,而对比区块链系统节点之间关系的相关思考。


                                                                                                               来源:蓝调99

免责声明
世链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世链财经无关。如文章、图片、音频或视频出现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请提供相关材料,发送到:2785592653@qq.com。
风险提示: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世链粉丝群:提供最新热点新闻,空投糖果、红包等福利,微信:trr3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