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链号 > 新瓶旧酒老把戏?—— 美国救市策略的缘起、挑战和世界的应变
被庄割的小李  

新瓶旧酒老把戏?—— 美国救市策略的缘起、挑战和世界的应变

摘要:讨论西方和美国一遇到经济危机就货币大水漫灌的理论和思想渊源。讨论中国利用数字货币和人民币互换从这种被动影响中解脱的路径。

美国

        在3月美国新冠疫情触发的金融风暴下,美联储几乎是迅速使用了最强的货币政策武器——无限制量化宽松、零利率甚至计划直升机撒钱。到这个地步,货币政策武器除了进一步负利率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再强劲的武器了,基本是一次性梭哈了。

        从次贷危机到今天,10几年来,似乎美国、甚至欧洲,一遇到经济衰退,就祭起“量化宽松”的货币武器,资金放水几乎成了一切政策的核心。为什么美国乃至西方如此迷恋于资金大放水来拯救经济呢?这样的政策可持续吗?本文就是搠源这一种政策思想的理论基础,从历史对比的角度来观察和研判特朗普政府“危机新政”的可能前景。

        开宗明义,货币大放水这种政策源自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但其中也混合了局部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影响。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兴起于现代美国的第二次经济大危机(1969~1982共13年经济“滞胀”危机)。在此次大危机前,美国的主流经济学思想是政府积极干预的凯恩斯主义思想。原因很简单,因为凯恩斯主义思想当时被普遍认为是克服了现代美国第一次经济大危机(1929~1937共8年的大萧条危机)的有效理论。

        我们知道,凯恩斯主义主张需求决定论,认为经济危机是总需求不足,导致总供给过剩造成生产下降、利润下降、就业下降等一连串反应而造成的。凯恩斯的理由很充分,在经济学上是有名的3大心理规律。第一是边际消费倾向递减,第1个、第2个包子很香,第4、第5个就吃不下了,没人继续消费;第二是资本边际效率递减,投资1个项目竞争很少,利润很香,可是大家都投资,红海惨烈,收益率自然下降,没人继续投资;第三是流动性偏好,越是动荡越是现金为王,不确定性太高了,无论是谨慎、投资还是交易都趋于保守。凯恩斯认为这3大规律导致总需求不足,因此到一定程度经济危机就爆发。

        所以凯恩斯对经济危机的解决之道,本质上很简单,就是增加总需求,可是危机期间民间不愿意投资也不愿意消费啊?那就只有政府来创造需求,比如政府开始借钱搞一大堆基础设施建设,政府投资了,民间企业就有活干了,工人们也就有收入了,有收入消费也就开始起来了。总之,就是政府主导的扩张性财政政策和扩张性货币政策,大放水的渊源就在这儿呢。不放水,哪来的钱来实施政府投资呢?

        按照凯恩斯这一套理论,有个著名推论,叫“流动性陷阱”,意思是经济危机时多发货币没用,人们并不会随着货币投放的增加而增加消费和投资,确实,按照他的3大心理规律,事情是明摆着的——消费和投资都边际递减,人们又有流动性偏好不支出。但流动性陷阱这一系列推论,有一个重要结论,后来被经济危机的事实所打脸,就是按照凯恩斯理论,在经济危机时不应该有通货膨胀,总需求不足嘛,当然应该通货紧缩咯,都没有足够的人消费,生产过剩,凭什么、怎么可能涨价呢?应该物价下跌才对啊?

美国

        1969到1982年13年的西方经济滞胀危机,恰恰是高通货膨胀率与经济衰退(高失业率)同时出现,越是高通膨,越是经济衰退。显然,凯恩斯主义有重大理论缺陷。这个时候,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开始占了上风。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代表人物是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 1912~2006),他认为凯恩斯所谓总需求是胡扯,大萧条是一场银行危机,由于1万家银行破产,导致美国货币供给下降1/3,美联储的不作为导致大危机。而经济滞胀和高通膨的原因是美国政府为了维持高就业率所付出的代价。

        新自由主义对付经济危机的方法也很简单,绝不玩政府财政扩张,唯有货币政策是唯一可调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中有一个流派,叫供给学派,就是后来大“里根经济学”的出处。认为需求既然不靠谱,就调节供给,如何调节供给?减税减福利。通过这两者刺激生产和驱赶人们去工作,导致生产增加、成本降低,从而降低物价,带动消费和去除通货膨胀。

        由于里根政府期间美国走出了经济危机,因此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得到了很大的名气,成为全球主流经济学。其实很值得怀疑的是,滞胀由石油大涨触发,而里根时期石油大跌,通货膨胀率自然下降,而信息技术的新技术革命,也在80年代发生,这两件大事,很多人认为才是美国走出经济危机的关键,而不是什么里根经济学。也许,这就是“时来天地皆同力”。不过里根政策里也还有凯恩斯主义的明显影响,就是继续增加政府支出

        里根货币政策的另一个特点,是高利率。美元利率急促走高,全球美元回流美国,美元购买力大增,物价自然被压低,同样起到了降低通货膨胀的目的。所以看起来,里根政府是一组理论上矛盾的政策组合,减税减福利的新自由主义、扩张政府支出特别是军事支出的凯恩斯主义,以及收割全球羊毛的高利率政策。这组政策,虽然当时有利于走出经济危机,但给美国留下两个最大的后患,从债权国走向债务越来越重的超级债务国,以及高贸易逆差。这些后果,就由奥巴马和特朗普来承担了。

        这一次新冠疫情危机下美联储的反应,无疑是继承了美国应对次贷危机的总指挥,大萧条研究的著名经济学者伯南克的指导思想,即吸取大萧条期间流动性不足导致危机深化和扩展的教训,力图通过几乎是无限制的提供流动性来缓解经济危机。这是一种变异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思想,由于量化宽松而成为西方主流应对危机的方法。

        所以观察和思考上述西方应对经济危机的思想演变脉络,我们就可以知道,无限量化宽松是新自由主义单一货币政策有效性的发展,当然,当年弗里德曼只是主张货币总量每年应该有一个固定的增长率,他恐怕也没有想到,他的徒子徒孙,居然让货币可以无限宽松,按他的思想,这也是异端啊。这种思想,大概就是,不就是流动性陷阱吗?我使劲放水,把陷阱也给淹没了,水自然还会溢出来,流动性不就有了吗?

美国

        不过这一次,特朗普会不会有里根时代的好运呢?恐怕很难讲。里根时代美国债务刚刚开始积累,政府有比较大的余地试行扩张财政政策,所以财政和货币政策是两条腿走路。到特朗普这基本缺了一条腿,只剩下货币政策,即印钞一条了。而且美国当下的国际经济环境,恐怕各国对于美国这种让全球承担美元滥发后果的政策抵抗会非常强烈。

        放水出来的便宜美元是要到全球去投资获利,用纸钞换回实物资产和产品供养美国经济的,直到最后如同里根那样提高美元利率,再让美元返回美国并同步让其他国家资产大跌,好收割一波。但这一次,恐怕会遇到极其强烈的抵抗。

        美元得以洗劫其它国家来拯救自己的危机,自然是因为其全球储备和交易货币的地位。所以各国抵御的方法,无非就是“去美元化”,目前看来,去美元储备困难,而去美元交易上有了较大进展

        去美元交易上,就如同中国这些年所发展的,与许多国家建立了人民币本币互换制度。双方各自储备一部分对方本币,交易时不使用美元而直接使用本国法币。如果贸易扩大,则扩大互换规模,至少目前这种方法,在一带一路国家扩展较为顺利。这应该是目前人民币国际化的主要路径之一。这种方法问题在于,贸易未必平衡,不平衡下要么使用外汇,要么贸易顺差国就必须购买逆差国资产,以使双方货币互换平衡。整体上有点易货贸易的味道。

        去美元储备困难,主要是在金本位之后,各国货币都是以美元储备为主的外汇为发币准备,例如中国。虽然现在是一篮子货币,但毕竟美元是储备主流。要解决美元储备的问题,恐怕就要依靠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时代

美国

        DCEP在国家信用和国际贸易中解决的问题,主要是易用性、便捷性和可信度提高。国际上现在其实已经非常认可中国的经济实力,但人民币没有那么普及,收到人民币能兑换的银行都很少。但DCEP可以渗入所有意向使用者之中,因为只要有下载一个DCEP钱包,在全球都可以接收、交易或支付,也没有造假问题。这将使得DCEP的接受度远远超过目前的人民币。而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就意味着人民币的信用提升。人民币毕竟根本上是以中国国家信用为锚,只是在国际上国家信用目前还发挥不够,所以需要美元储备作为副锚。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就可以逐渐降低对美元储备的依赖。

        无论如何,美国目前终究是全球霸主,美国利用美元洗劫世界的意图,也肯定能部分实现。但美国屡屡这样透支国家信用和美元信用,必将大大促进全球去美元化的各类发展。

        以上就是对于美联储救市政策理论和思想渊源的搠源及其所将引导世界反应的相关思考。

                                                                                                               来源:蓝调99

免责声明
世链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世链财经无关。如文章、图片、音频或视频出现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请提供相关材料,发送到:2785592653@qq.com。
风险提示: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世链粉丝群:提供最新热点新闻,空投糖果、红包等福利,微信:trr3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