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链号 > 五百年来谁著史,桑田碧海须臾改 ——海洋经济的尾声与新陆权经济的兴起
被庄割的小李  

五百年来谁著史,桑田碧海须臾改 ——海洋经济的尾声与新陆权经济的兴起

摘要:旧时代贸易基本依赖海运,这是海权时代的根基。而数字时代,一方面是网络价值交易,另一方面陆运效率逐步接近海运。综合看,新陆权时代将替代过去500年的海权时代。

经济

        我们熟悉的全球化世界,按照地缘政治理论,是一个海洋经济的时代。西方兴起的500年历史,就是一部海上霸权交替的全球霸主历史。从荷兰、西班牙到英国,从英国到美国,这些国家成为全球霸主的历史,无不伴随着其海军力量成为全球最强的发展历程。

         在1890年-1905年间,美国杰出的军事理论家,曾两度担任美国海军学院院长的马汉,发表著名的《海权论》三部曲,从理论总结了海权的重要性,其核心观点就是争夺海上主导权对于主宰国家乃至世界命运都会起到决定性作用。如果说西方霸权交替历程的前半程是各个帝国自发或者说直觉地认知海权重要性的结果,那么在马汉海权论之后,后半程的霸主美国是在马汉理论指导下走上了以海上霸权为核心争夺全球霸权的道路,并取得辉煌成果。回头看这个西方霸权的500年,我们可以很清晰地认知这是一个海权优胜的大时代。

        然而,从历史中我们可以知道,在500年之前人类的历史是陆权的时代。这个时代大约持续了2000年,无论是中国历史上的汉唐,还是古罗马帝国,以及蒙古帝国、哈里发帝国、奥斯曼帝国,这些曾经的世界最强,无一不是以大陆广土巨族为核心的大帝国。海权在那个时代几乎不值一提。

经济

        海权替代陆权,从历史大视野的角度看,是科技进步的结果。当造船和航海技术发展到500年前,海权在经济上的重要性开始压倒了陆权。为什么呢?大致是以下2点因素:

         1、海运克服了人类古代交通上的不便性。一艘船的运能可以超过几千辆马车。通过海运可以实现物资的大运输,而当时大陆的运输条件,在火车、汽车发明之前,是很恶劣的,既缺乏大运量的交通工具,也缺乏必要的交通基础设施,即铁路和公路。铁路和公路需要国家意志才能建立起经济性的网络。而造船,私人资本就可以实现,门槛高低是非常明显的。即使到火车、汽车普及后,造船业的同步发展,仍然使得海运具备相对于陆运明显的经济性。

         2、航海国家的动员力远远超过当时的大陆国家。通过海运,航海国家可以将一国最犀利的力量集中在一点上,而大陆国家,力量则被交通分割在各个区域内,难以集中国力。这在军事和经济战争上都处于劣势。

        正因为这样明显的“互联互通”优势,使得海权成为全球竞争的主体,而海权优胜的国家,如英国和美国,先后成为全球霸主。这种影响所及,目前海运在国际贸易中占比高达85%。而我们也知道,基本上全球的大城市,最繁华的绝大多数集中在各国的海边。中国的上海、天津,美国的纽约、旧金山,俄罗斯的圣彼得堡,以及欧洲多个城市,都是如此。这是海权时代最明显的象征。

         然而,海权优胜的历史将永久持续吗?恐怕不尽然。观察这些年尤其最近的历史发展,我们可以隐隐约约窥见,陆权的大时代似乎将昨日重来

经济

        从物质层面,陆权交通上的“流动性”正在接近甚至超越海权。在二战后这75年,人类最大进步之一就是大陆交通的改善,中国是最明显的例子。新中国建立后,年复一年始终不懈的最大建设,就是中国本土的“互联互通”,核心是交通和通讯建设。最近10年,高铁延伸到绝大部分20万人口以上城市,而“村村通”几乎让这种血脉联通延伸到了最荒僻的村庄,而道路所达之地,通讯几乎同时到达,这种发展,使得大陆的“流动性”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而中国目前所推行的“一带一路”国策,则是这种“互联互通”大战略的国际版。所以从“流动性”的3大因素,即运能、耗时和成本来看,目前陆运相对海运在运能上接近、在耗时上优胜,而劣势则是成本

         成本上的劣势使得海运在当下仍为主流,但这种主流日益倾向于低价值物品的运输。高价值的物品,除了少量空运外,时效性日益明显,因此耗时较短的陆运比例正在上升,因为很明显,对于高价值物品,时间的重要性可能超过了运输成本的重要性。举个例子,海运中重要的物品之一是石油。而未来,随着新能源和核能的替代,以及石油管道建设的日益完善,海运石油就可能下降。

         而给海权最有力一击的,可能就是数字经济。5G的基站都在陆地上,这种如天上星辰一般的分布式基站布局,是典型陆权的体现。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随着大陆道路的延伸而发展,星罗棋布的社区(城市)分布于道路的边缘。大多数价值的传递,不再是物质时代实物的交割,而是例如区块链系统上的数字权益凭证交换和贸易。海运依然存在依然重要,但在整个贸易体系中是价值较低、比例较低的那一部分。

        在数字经济时代,人口决定数据规模,数据规模决定数字系统的价值。而很明显,亚欧大陆这个全球最大的陆地上,人口规模特别是网络人口规模,是无与伦比的,这正是新时代陆权的根基

经济

        当下的新冠疫情和去全球化,无疑加速了大陆经济时代的来临。去全球化即区域化的发展,使得海运的重要性迅速降低,而空运在目前技术条件下难以成为运输主体。区域内的陆运则以其时效性,快速成为物质世界新的主流。在虚拟世界中,则几乎完全凭依陆权核心布局。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4张贸易网。物质世界的3张网,海运网仍然占据初级和大众贸易这类讲究成本而忽视时间需求的贸易主体。陆运网则占据中高端时效性贸易需求的主体。空运网则是一张小网,占据特殊和小类高价值贸易需求的部分。而虚拟世界,区块链则可能形成一张数字价值传递和贸易的链网,占据数字贸易的主体,成为数字时代适配大陆经济的主流。

         以上就是对海权时代可能进入尾声,大陆经济以及与其适配的“数权”时代可能来临的相关思考。

                                                                                                               来源:蓝调99

Tags:
免责声明
世链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世链财经无关。如文章、图片、音频或视频出现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请提供相关材料,发送到:2785592653@qq.com。
风险提示: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世链粉丝群:提供最新热点新闻,空投糖果、红包等福利,微信:trr3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