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链号 > 世易时移变法宜也—— 人民币之锚的替换与央行数字货币DCEP
被庄割的小李  

世易时移变法宜也—— 人民币之锚的替换与央行数字货币DCEP

摘要:人民币当下最重要的锚,是美元储备和房地产债权。这是一种新时代下脆弱的结构。如何替换?数字货币又在这个替换锚的过程中起到什么作用?

日前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史正富教授提出了一个“社会主义的功能货币理论”。细读之下,深感拨云见日,结合史教授的理论,本文深度探讨一下人民币之锚的发展替换方向与央行数字货币DCEP在其中的功能效用。本文有助于深度理解人民币的价值和汇率涨跌。

首先了解一下当下的人民币之锚。2019年底央行总资产中最大的两个科目是:外汇资产21.2万亿元,占总资产的58%;对商业银行应收债权10.8万亿元,占30%;两者合计,占央行总资产的比例近90%。所以当下的人民币之锚很清楚,是两个部分,一是外汇储备,二是商业银行债权。但深究下去我们可以发现,外汇储备中美元占比大概接近6成,也就是美元储备占央行总资产的35%左右。商业银行债权主要是房地产贷款,大约要占8成,即央行总资产的24%左右。所以我们发现当下人民币之锚最重要的就是两个:美元和房地产

随着世界和国内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显然这两者都存在相当的问题。

美元储备几乎面临着“完美风暴”,政治上中美脱钩愈演愈烈,美国打压中国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甚至美国有政客疯狂地建议没收中国持有的美元国债。经济上为了拯救被新冠疫情重创的经济,美联储无限量QE和零利率,正拼命滥发美元。其后果是中国持有的美元贬值,既然人民币之锚35%是美元,如此大的比例下,正常美元贬值人民币就被迫跟贬。总体而言,美元的涨跌严重影响人民币的汇率,长期而言,凭什么让美元来严重影响人民币呢?

房地产这个领域同样存在较大问题。中国房地产作为一种资产,质量不高,随着房地产价格接近顶峰,已经过了最辉煌的年代,未来房地产存在的问题可能更多,人民币24%锚定房地产,在新的时代下显然也不是妥当的,万一未来有房地产价格大跌的情况发生呢?那不就拉动人民币贬值?这种人民币之锚,放到人民币国际化的考量上,就更显脆弱。从国际的角度,人民币既然几乎60%锚定美元和房地产,这种组合显然是一种动荡而质量不高的锚定,易于让外国用户担忧人民币的稳定性

数字货币

所以世易时移变法宜也,人民币之锚的替换逐渐成为一个必须认真考虑和具有现实重大意义的课题,一方面确实需要去美元化,另一方面需要锚定更高质量的资产,这样才能让人民币具备更高的国际信用并被可信广泛应用。 

如果在过去,锚定黄金自然是最坚实的选择。可惜发展到现在,全球都无法返回金本位,因为黄金的数量相对于全球经济的需求是杯水车薪。我们币圈信仰的比特币也根本不可能纳入考虑。那么,人民币之锚替换为什么样的高质量资产呢?史正富教授的答案,是基础性战略性资产(BSA,Basic Strategy Asset)

所谓BSA,是指那些超大规模、超长周期、超高不确定性、外部性为正、跨期边际收益为正、自然垄断从而规模报酬为正、运行逻辑即商业模式简明的超大型项目形成的资产,例如全国的高铁系统、全国的机场系统、全国特高压网络、数字经济基础设施等。换言之,BSA资产规模超大、如果不考虑财务成本仍然可以低利润盈利。由于中国地形的复杂和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中国BSA资产的规模将是全球历史上史无前例的

如何替换人民币之锚呢?举个例子,中国高铁系统的运营主体是国铁集团,在它2018年达到运营2.9万公里高铁的时候,总资产8万亿人民币,其中负债5.27万亿,负债率约66%,每年付息807亿,这还是在只有1.5%的最优利息率之下。国铁集团的负债都是对商业银行的,目前“央行-商业银行”体系在国内造成一个弊端,央行基础货币投放,从政策性银行到工农中建等一级银行,再到股份制银行,再到众多的城商行,再到农商行、证券、信托、小贷、理财这些专业机构和基层及末梢机构,层层批发转手直至零售,等钱到达企业、家庭乃至地方政府手上时,利率翻了几个跟头。这就导致了一种奇观:社会储蓄率全球遥遥领先,而终端市场利率非常高!于是,金融利润超常,金融业人员收入超高。养活了一大批无用的食利阶层,反而导致金融系统效率很低

所以央行直接购买国铁集团的高铁资产呢?例如5.27万亿债务中,央行买掉2.27万亿,钱付到国铁集团后,集团偿还到商业银行,央行又从商业银行用金融工具回收等量货币,保持社会总货币不变。结果怎样呢?我们发现,国铁得益了,2.27万亿债务变成了央行股权,负债只有3万亿,负债率从66%下降到37.5%,这意味着利润增加了300多亿元。而央行呢?将2.27万亿商业银行债权(房地产)替换为2.27万亿BSA(高铁资产),资产的质量和稳定性都提高了。商业银行在这种情况下当然属于倒霉蛋,但在新情况下这本来就不是他们应该赚的利息,他们应该向市场找出路。

所以类似的操作,就可以将人民币之锚逐步从美元和房地产替换为高质量的数十万亿元价值BSA,使得人民币锚定更优质、更稳定、更值得信赖的高质量资产,自然信用更强,人民币国际化也更能被国际社会接受

数字货币

这个过程存疑的问题,就是如何监管的问题。因为央行入股,如果只是人际监管,就像国企的业务往来一样,不免有可能发生人际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数字货币DCEP就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如果央行资金的流动,全部是数字货币DCEP,那么作假或者挪用等问题就基本得到遏制。因为再小的一笔资金,其流动轨迹都可以被监控得清清楚楚,而最终钱到了哪里,同样清清楚楚,这种技术上形成的强大监管能力,从过程到结果的全流程监管,使得人际作恶变得极为困难。如果DCEP是在区块链上流动,那区块链的永久存证、不可篡改特性将使得人际作恶至少在链上完全不可能

当然使用数字货币,对于央行并不仅仅提供了强力监管这一个好处。在便利性、资金流动效率、数据化的优化管理等多方面都提供了更多的优势。

以上就是基于史正富教授社会主义功能货币理论对人民币之锚替换和央行数字货币应用的相关思考。

                                                                                                               来源:蓝调99

免责声明
世链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世链财经无关。如文章、图片、音频或视频出现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请提供相关材料,发送到:2785592653@qq.com。
风险提示: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世链粉丝群:提供最新热点新闻,空投糖果、红包等福利,微信:trr3544。